当前位置:本站首页新闻频道本站新闻网络新闻

中国抗日胜利纪念,谈日本投降

[ 推荐:★★★☆☆┋作者:未知┋来源:未知┋发布:水月一笑天┋发布:2015年9月7日┋阅读:9094次 ]


    被利用的民众意愿    所以,日本投降实际上是以天皇为首的上层在人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同美国进行的一场交易。既然是“交易”,自然要讨价还价,就不会是“无条件”,只不过这次交易罕见地符合了买卖双方的利益。

    1945年12月,日本舆论调查研究所就天皇制的存废进行了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支持保留天皇制的高达91.3%。但天皇制的保留,究竟“由日本国国民自由表明之意愿决定”,还是由美国利益决定,值得探讨。

盟军驻日占领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之所以一直持有反对追究天皇裕仁战争责任的立场,与他的军事秘书波纳·费勒斯准将的影响有直接关联。波纳·费勒斯在战前曾跟随日本惠泉女子大学校长河井道子学习“武士道的精神和天皇制”,他向麦克阿瑟递交了一份意见书,强调:“在我军实现无血进驻日本时,需要获得天皇的帮助。由于天皇的命令,700万日军士兵放下了武器,迅速解除了武装;由于天皇的命令,避免了700万美军士兵负伤,战争的结束超乎预期。如果一边利用天皇,一边将天皇作为战犯进行审判,对日本国民是一种违背承诺的行为。因为,包括天皇在内的日本国民,接受了明确表示保存日本国体的《波茨坦公告》。如果将天皇作为战犯加以审判。日本政府将会瓦解,各地的暴动将会此伏彼起,并引起日本国民暴动。即便他们没有武装也难以避免发生流血惨案。为此,需要有大量占领军和数以千计的官员去应付,从而势必导致日本国民感情的恶化。”

    第二天,波纳·费勒斯又递交了一份意见书,作了三点补充:“第一,若废黜天皇,可能在日本引发革命。第二,华盛顿若将天皇作为战犯送交国际审判,必然引发日本全国性暴动。白人在特别警戒区之外必然会遭到暗杀。第三,始料未及的战败,已使日本国民感到耻辱。能够依赖作为精神领袖的天皇,是日本国民唯一的安慰。”

    时至今日,虽然年轻人对天皇的存在感并不如前辈人那么强烈,但日本的“皇国意识”一直未被清除,甚至被右翼拿来作为“爱国主义教育”的象征。2013年4月28日,安倍在“主权恢复日”三呼“天皇陛下万岁”让外界哗然,但也让国际社会再次意识到天皇存在的重要性。

而这,也是日本不能“以德为师”的最重要原因。

军迷俱乐部第254期 (综合:中国国防报、新华网、南方周末、网易等媒体报道)

 

上一页  [1] [2] [3] [4] 

复制此文】【打印此文】【关闭窗口】【字体:

 上一篇:解读一带一路
 下一篇:非洲三奇:最后的裸体部族